简 历 演 辞 与 文 章 专 栏 文 章 照 片 与 录 像 校 长 的 信 校 长 办 公 室 人 员

2011年12月20日

装备香港 加入科技竞赛
陈繁昌校长 「本文原载于12月20日信报」
 

现在让我们回到今日演辞的主题──科技为主的研究型大学担当的角色。作为香港唯一的科技大学校长,我确信科大应担当独特的角色。

首先,我们要培养新一代的创新能力。我们相信身体力行,实践与解决难题是培育创新能力的最佳方法。我们让学生修读文化艺术、科学及人文学科等多元化科目,避免过早设专修科目,并且鼓励学生从事原创研究。我们的本科生研究计划一直大受欢迎,去年30位毕业生获史丹福大学、麻省理工等世界一流学府的全额奖学金,直接入读博士课程。学生在研究过程中体会在探索中学习,以全新的方式解决问题,不会只跟从既有的方案,同时发挥团队精神,以及提高表达技巧等,并敢于挑战传统科学的根本假设。

科大亦担当创造及传授知识的角色。大学不是单向地向学生灌输知识,而是要主动创造新知识,包括科技及商业两个范畴。我们鼓励各系教职员认真征询业界的意见。我们更在深圳及南沙建立基地,促进业界、学术界及研究机构三方面的合作。我们已准备就绪,与华为、葛兰素史克、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及华大基因(BGI)等规模庞大的机构建立研究伙伴关系。

大学是汇聚各种崭新意念和前沿知识的地方,我们努力发挥专长,建立环球的创新网络。我们提供培训、顾问、技术转移及企业增值等服务,科大创业中心集人才、意念及资金于一体,支持创业和分拆公司的成立。

其实,政府已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创新科技发展,包括成立创新科技署、香港应用科技研究院及香港科学园。然而我想对香港的科技发展提出一些建议。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香港政府必须要有清晰的指示。政府需要向大学、业界、广大市民及学生表明,科技发展对于香港的未来至关重要。当局可增加研发开支的百分比;如果研发开支能增至与国家投放的2.2%相若,就能够明确表示当局重视科研的立场。

政府的主导角色,是新加坡、台湾及韩国成功蜕变为知识型经济的决定性因素。新加坡对研发投资给予优厚的税务宽减,初期开支宽减达250%,其后开支宽减则达150%。一旦科技文化得以扎根,政府就可逐步淡出,让业界接力。在科技发展的大趋势下,我们再也不能安于所谓久经考验的「积极不干预」经济政策思维了。

其次,为了推动具体计划,集思广益,政府需要高调参与,并成立高层次的架构担当领导角色,制订长远可持续的策略,提供充足财政预算,有效地协调有关科技创新的机构和部门。政府亦必须为新科技公司提供各种具吸引力的优惠政策,包括税务宽免、专利法规、简易的公司成立规则、拨出专用土地等,以吸引跨国公司在本港设立研发实验室。目前亚太区内竞争尤为激烈,香港如果缺乏政策及优惠措施,将会削弱我们的竞争力。

第三,政府要领导我们与内地建立长远的双赢合作关系,善用国家的巨额科技投资、人才,和内地多不胜数的科技企业。

最后,我们还需要文化上的革新。香港经济一直系于地产及股票市场的起伏,追求实时及短期的回报。要培养对科技的兴趣,就要革新文化──从家长、雇主、投资者以及政府领导,都要有所改观。科技不一定「由其他地方研制」,香港人也可以发明或改造新技术,并且带来经济效益。我们需要建立一个重视创新、多于重视考试成绩的新环境,也需要缔造一个勇于尝试、毋惧失败的社会。

假如不能做到以上各项,我们就会在亚太区以至全球的科技竞赛中被淘汰。难道我们真的甘心落后于韩国、新加坡40年吗?我们真的甘心让自身的科技水平落后于内地其他城市吗?香港享有优越的条件,教邻近地区和竞争对手欣羡不已,我们必须加以善用,创造未来。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