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 历 演 辞 与 文 章 专 栏 文 章 照 片 与 录 像 校 长 的 信 校 长 办 公 室 人 员

2011年12月19日

香港有条件发展科技
陈繁昌校长 「本文原载于12月19日信报」
 

在知识型社会,尤其是在香港,一间研究型的科技大学应该担当什么角色。在谈及这个重要课题之前,我想先探讨两个有关的问题:

第一:「香港需要科技吗?」
第二:「香港能够成功发展科技吗?」

现在先谈「香港需要科技吗?」,回答这个问题前,我先分享最近的体会。数星期前,我到访了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韩国的社会及高等教育高速发展,令我印象深刻。40年前,韩国远较今日贫困,在经济上只能归入第三世界。然而,时移势易,今日韩国已跻身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实力不容小觑,不但其泡菜知名,韩国的汽车出口、电子消费品、核反应技术及造船业同样蜚声国际。我还记得在20年前,韩国汽车出口业务初次涉足美国市场之时,现代汽车(Hyundai)仅被视为次级产品,今天,却已成为最受追捧的品牌之一,尤其在年青一辈之间更见受落,而韩国的造船业亦已雄踞全球首位!这次韩国之行,令我更加相信,在这个知识型世代,科技是社会发展的关键。

让我进一步说明香港为何需要发展科技。首先,不少谈论都认为,香港的经济需要多元化,而非偏重于服务为本的产业。然而香港却安于单一的经济思维,鲜见实际行动推动经济多元化发展。其次,香港除了人力资源之外,并无天然资源,要维持高生活水平,确实需要发展高增值产业,而科技及创新产品正是其中之一,可带来这样的机遇。第三,香港可以而且应该利用中国经济崛兴的良机及其在科技的巨大投资。第四,香港应为大批有卓越科技能力的年青一代,带来发展机遇及前景。最后,香港作为相对富庶的先进小区,为甚么不为科技这项重要的人类文明发展尽一己之力,作出贡献?

有人可能认为,单靠金融业、服务业及地产业足以支持整个香港经济而且令香港蓬勃发展。这种说法或许有其道理,但环顾全球首屈一指的金融中心,伦敦、纽约、新加坡、苏黎世以至上海,无一不以其金融中枢地位而自豪,但那有一个会排除科技,甘于把科技的领导地位拱手相让给其他城市?举例而言,上海一直在科技上与北京互较长短。上海致力在金融服务及科技发展两方面同时称冠,而且投放大量资金于高等科技教育上,积极招揽外国公司在其科学园开展跨国科研工作。葛兰素史克药厂(GSK)、通用电气 (GE)及英特尔 (Intel)等公司,已纷纷在上海设立科研实验室。纽约市一向是金融重镇,也已向科技创新迈出一大步,要与硅谷分庭抗礼。最近在《高等教育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刊登的一篇文章,正是以「纽约式硅谷」(Silicon Valley, NY Style)为题。纽约市长彭博预留了大量土地,呼吁全球各地的一流大学前来纽约市建立分校,携手建造世界级的应用科学及工程学府,从而增强纽约市的经济实力。史丹福大学已表示有兴趣,康奈尔大学联同以色列理工大学(Technion- Israe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亦不甘后人,而哥伦比亚大学与纽约大学分别已结盟响应。伦敦又怎样呢?一年前,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篇报导说:「卡梅伦首相阐述东伦敦成为硅谷的远景」〈Cameron reveals Silicon Valley Vision for East London〉,其意向已经清晰可见。

瑞士是银行及金融中心,人口与香港相若,在药剂、食品业及精密机械范畴亦享有领先地位。另外,香港人都知道新加坡在科技创新方面投入巨资,这一点也不必我赘述了。由此可见,世界各地的主要金融中心都投身于科技创新。客观的结论是:如果这些城市不是愚昧无知,那一定是他们都看重发展科技的前景。

现在我想谈谈第二个问题:「香港能够成功发展科技吗?」假如20年前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时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我或许会心存疑问。但时至今天,情况已远胜当年。首先,我们拥有人力资源及人才。香港的学生一直在PISA及PIMMS等全球科学能力测试中名列前茅。我们的大学也跻身亚洲,甚至世界最佳学府,其中香港科技大学更以科技及工商管理的卓越成就享誉全球;而这两方面都是创新生态系统的主要元素。此外,在一国两制下,香港既是中国的一部分,更享有地缘优势。我们可以充分把握国家十二五规划带来的机遇,配合国家将科技列为全国发展的主要因素。试问,除香港加上珠三角地区以外,中国哪一个地方能同时具备顶尖学府、庞大市场、技术及生产企业多元化、法治、成熟的知识产权保障、世界级基建及外国人普遍接受的国际城市生活环境呢?事实上,我最近到访的先进国家大部份的高等教育同仁都对香港的条件羡慕不已;我们若不善用自身的优势,确实相当可惜。

最后,且让我列举数个国家的成功例子,证明及早在科技上投资,可以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

过去30年,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6倍;新加坡今日已成为高科技经济体,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位居亚洲四小龙之首。同期,韩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超过14倍;反观香港只增长了约7倍。韩国在多个技术范畴居于领先地位,拥有多项著名的国际技术品牌。以色列的人口与香港相若,但在纳斯达克指数(NASDAQ)的首次公开发售(IPO)技术类股份只仅次于美国。重要的是,韩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用于研发,比例很高;新加坡在这方面的投放则由目前的2.3%上升至2015年的3.5%。香港的研发投资在亚洲四小龙中敬陪末座,只有0.79%,这一点相信各位也早有所闻。中国内地的目标是在十二五规划期间将科技研发开支由现时的1.8%增加至2.2%,正好带给香港在科技发展方面独特的角色。难道香港的研发投资不该至少与内地看齐吗?

如果其他地方能做到,香港怎会做不到?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决心。正如我时常向学生分享我的座右铭:「若您尝试,不一定成功;但若您不肯尝试,就永不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