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 历 演 辞 与 文 章 专 栏 文 章 照 片 与 录 像 校 长 的 信 校 长 办 公 室 人 员

2011年4月8日

走过二十载 看香港科技发展前景
陈繁昌校长
「本文原载于4月8日信报财经新闻」
 

今天是香港科技大学庆祝建校二十周年的日子,科大的建校宗旨是透过教学与研究促进科学、技术、工程与商业管理,协助香港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过去二十年来,香港科技大学努力耕耘,致力提高香港社会对科技的重视,建立科研文化与知识型经济。作为香港科技大学校长,我深信香港必须继续加强发展科技。

我加入香港科技大学之前,在美国多所大学任教,并曾担任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助理署长,负责管理科学研究的资源。我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经验,为香港的科研发展作出一点贡献。

各国政府大力发展科研

全球主要国家与地区愈来愈重视高科技,各地政府正加强对高科技的投资。国家财政部门对科技拨款,及全国研究经费支出自2004 年起每年均有双位数字的增长。最近公布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更以开创科学发展新局面为首要重点,强调中国坚持以科学发展为主题,突出了科技教育等指标。

另外,新加坡在四年内投资超过85 亿美元,发展十七所世界级的教研机构及高新科技。而美国奥巴马政府即使面对金融危机期间,仍然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拨款增加五成。

香港社会一直关注经济发展及前景,香港人亦喜欢走在时代尖端,然而科研占本地生产总值约0.7%,比北京、上海等重点城市要低。

既然世界各国与地区均重视高科技,本港的前途有赖科技发展,为何香港在发展科技方面仍有待改善?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近年的最新发展─香港政府自2009 至2010 年施政报告开始,将创新科技列为六项优势产业之一,并承诺拨出二亿元推出「投资研发现金回赠计划」以鼓励企业参与「创新及科技基金」及研究应用科技,这是好的开始。于20 10 至2011 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政府更作出多项计划,包括:科学园第三期陆续落成;全面检讨创新及科技基金以鼓励企业和研发机构进行有商业潜质的科研活动;透过研发中心促进学术界、教研机构、商界和政府合作;配合国家十二五规划,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在香港的十二间伙伴实验室每年每间提供达200 万元营运资助。财政司司长将出任「创新及科技督导委员会」主席,汇聚产、学、研各界别的力量及发挥协同效应。当局并重申香港作为区内电讯网络枢纽的角色,发展高端数据中心。

作为科技与教育界的一员,我们当然欢迎这些措施。

虽然如此,我们认为在培育人才、发展科研文化等最关键的前提方面,仍须继续努力。

倡设科技局

我深信,香港要成功转型及发展高科技,就必须发展科技的思维、文化、与制订长远的策略,并作出结构性的改变。当中,政府须要扮演重要的领导角色。

不错, 我们已经有创新科技署、应用科技研究院(ASTRI)、大学、创新及科技基金、以及香港科技园,这些机构对科研发展均担当重要角色。然而,香港更需要一个负责「制订」长期政策、而不单是「执行」政策的单位。其中一个可考虑的做法是在政府架构内设立一个「科技局」,这个「科技局」在政府架构内应该属于较高的层次。这样,它便可以就业界与教研机构的意见与政府的决策层进行沟通。

它又可以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科技局直接沟通,作为同等级的对口单位。政府要从这个高层次出发,就可以在发展科研上扮演领导角色。

让我们参考外国的成功例子。欧洲发展科研最常用的模式,是教研机构、业界及政府三方面的配合。在这个模式中,包括大学在内的教研机构负责培育人才、传授知识和发展科研。业界负责将研究结果转化为应用的科技产品,开拓市场。当中政府负责制订长远政策,协助教研机构和业界互相配合和衔接,同时扮演教研机构与业界无法担当的角色。三者同样重要,缺一不可。

需一条龙配套

同时,发展科研还需要「一条龙」的配套:大学和业界培养人才、制造发展科研的生态环境及文化。教研机构与业界确保所发展的科技能配合市场需要,将科研成果商品化、商品产业化;业界则将应用产品推介给用家。最后,各界携手将科技普及化,鼓励市民拥抱高科技生活及享受它的成果。各部分必须环环相扣, 「一个都不能少」。如有遗漏,政府要实时「补位」。譬如对有潜质但不能「赚快钱」的项目,政府必须帮它一把。

有些人认为香港未能培育科研人才,我却认为香港有许多优秀的科研人才,以香港科技大学为例,我们的工学院全球排名前三十位及全国第一、理学院亚洲第一,而我们的纳米科技及生物化学等研究更达到世界水平。我们必须让研究生学成之后,可以学以致用;我们必须让人才带动本港的高科技发展。

就以我自己为例,我在美国毕业后曾考虑回港发展,可惜七十年代香港的科研工作前景无法与美国相比,于是我在美国任教及从事研究了三十多年(大家不难想象,九十年代香港成立科技大学时,在北美华裔科学与工程界中成为佳话)。八十年代不少工业北移,利用内地廉价的劳动力发展技术水平不算最高的产品,赚取最大的利润。然而发展科研不能在短期内「赚快钱」,我们不能期望商界自动自觉发展科研。当不少香港人对iPad 趋之若鹜并争相抢购时,我们有否想过香港人也可以创造一种风靡全球的高科技产品呢?

港有独特优势

因此,我们希望香港政府扮演更主导的角色,带领香港发展高科技,加强大学、教研机构、业界与政府的衔接,以更实质的措施提供诱因,让香港不要错失发展高科技的机会或被台湾与新加坡等地区超越。

香港发展科研也有其独特的优势。粤港合作框架协议提出,广东与香港在科研等各方面进一步融合;深港创新圈合作协议全面推进深港科技合作。以其他先进经济体系为例,美国的科研占其本地生产总值达2.7%,发展一日千里;香港如能投入更多资源发展科技、研究与开发,必定能进一步发挥面向世界、背靠内地的优势,与内地科技界携手并进。

在香港科技大学庆祝促进科技教育与研究二十年的时刻,我们期望科大继续发挥促进科技与经济的角色,就像美国史丹福大学推动硅谷发展一样,又或者科大可以成为「中国的加州理工学院」。事实上,科大的成功模式已成为沙特阿拉伯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与国内南方科技大学的参考对象。作为科技与教育界人士,我们深信科技教育必须与研究融合,大学进行尖端科技研究可丰富教学的内容,跨学科研究亦可训练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从更宏观的角度看,我们期望政府与科技界、学术教育界、业界、商界等共同促进本港的科技发展,以创新精神,创造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