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 历 演 辞 与 文 章 专 栏 文 章 照 片 与 录 像 校 长 的 信 校 长 办 公 室 人 员

2010年1月   刊登于《明报月刊》

旧梦新思
陈繁昌校长
 

崔琦教授和高锟教授摘下了科学界最高的桂冠―诺贝尔奖,更进一步激励我们要敢于追求梦想。我希望香港的学生能够把眼光放得更远大,不要只顾及实时找寻工作的需要。

四十年前的春节,我怀着青春理想,只身远赴美国,去寻找一个梦:科技梦;今天,我回归香港,青春不再,但理想依然,我寻找的仍然是科技梦。而这一次,我希望和香港人一起共同寻梦。

大学科研已达世界级
香港对我来说,不但是一个亚洲的国际城市,更是一块生我养我的故土。一个多月前,当我站在庄严的科大讲台上宣誓就任校长时,我思潮起伏,旧忆一一浮现。我在香港出生,童年时在筲箕湾木屋区成长,完成中七学业后,我获港大医学院录取,但最终决定到美国寻找科技梦。八十年代中以后,我几乎每年都返回香港和内地,以客席身份参与本地各大学的教学和科研工作,间接目睹了香港的转变和进步,深有感触。

四十年前的香港只是一个低技术的生产基地,完全谈不上科技,而计算机、互联网及Facebook等更是连当时的科幻小说也想象不到。那时,香港只有以训练公务员和专业人才为主的香港大学和以传承中国文化为己任的香港中文大学。当年,无论是大学环境,还是社会风气,人们都以勤劳安分为美德,香港的工业也以接外国公司订单而生产制造为主,很少考虑发展自己的品牌和大胆创新。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经济结构的转型,对创新科技的追求逐渐成为走上知识型社会的共识。香港科技大学十八年前的创立正是走在时代之先,并肩负起培养科学家和企业领袖的重任,营造科研文化氛围,强化创新意识。政府也在二零零一年成立了香港科技园,这是一个以高科技及应用科技(包括电子、生物科技、精密工程及讯息科技和电讯)为主题的研究基地。

时至今日,香港已发展成为有八所大学的国际都市,各大学也日益重视科研,无论是科研人才还是科研成果都达到世界级水平。例如香港科技大学所进行的纳米技术研究,香港大学在微生物学研究和香港中文大学在肠胃科学上的研究,以及香港理工大学的环保车(Mycar)等,都在世界范围内产生影响,其它的大学也都有自己的学术定位和研究侧重点。

要敢于追求梦想
这样的科研环境和社会对科研的觉醒和支持,吸引了不少当年到海外找寻科技梦的科学家回归;尤其近年来,有两位跟香港渊源深厚的科学家崔琦教授和高锟教授摘下了科学界最高的桂冠―诺贝尔奖,更进一步激励我们要敢于追求梦想。我希望香港的学生能够把眼光放得更远大,不要只顾及实时找寻工作的需要。

其实,现代信息科技不但可以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将源远流长的中国传统文化重现—在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总导演张艺谋藉强烈的视觉震撼,将中国「四大发明」造纸、印刷、指南针、火药分别以画卷舞蹈等方式呈现,令人叹为观止。就在同一年,中国人也藉着神舟七号的成功发射而实现了太空漫步的多年梦想。可见,科学技术对人类的贡献及其带来的改变具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二零一零年是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的首年,很明显,也会是祖国在国际社会上进一步发挥影响力的一年。我希望香港特区政府亦能够更加进取,为科技发展作出长线及政策上的规划,配合中国的科技崛起。我躬逢其会,在这样一个既是机遇、也是挑战的情势下出任科大校长,深感荣幸,也深明重任。今日的科技梦,不再是莘莘学子远赴美国深造,而是华夏子弟,共同努力,把中国科技推向世界领先地位。

 

 

上一篇 下一篇